toppic
当前位置: 首页 > 联盟历史 >【当代诗人】王钻清:流淌在心中的大江大河(组诗)

【当代诗人】王钻清:流淌在心中的大江大河(组诗)

文学沙龙2022-03-23 06:12:28


(作者在德国莱茵河畔的古堡)


        作者简介王钻清,笔名清平湾,湖北仙桃沙湖人,现居深圳,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水利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做过新闻记者、编辑、总编,首创“诗体游记”并受到境内外70余家媒体关注和国内语文界好评,首创“大时空诗”并受到学界肯定和诗界好评以及境内外50余家媒体关注,出版诗集《回归或出发》、《大时空诗》,诗集《回归或出发》获得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图书一等奖,著有《新语漫话红楼梦》并在《长江网》等媒体连载。



(作者在莱茵河德国段)


流淌在心中的大江大河(组诗)

作者:王钻清


1.莱茵河,一支蓝色的国际歌


你定调于高山之上

千年积雪融化之声纯粹你的基调

我在瑞士境内的阿尔卑斯山北麓

找寻灵山深处你起源的美妙发音

你以西欧第一大河的大气和长歌

唱出峡谷的激越和弯道的奔放


你以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公国间的界河风度

以瑞士和德国间的界河情调

让我分享大河的蔚蓝色调与和平情操

你在奥地利、法国、德国留下的足迹和歌声

在荷兰的入海口对北大西洋清唱的情歌

让我独醉在你那国际河流的蓝色梦幻曲里


你注入生命碧绿的湖泊

流经情感积淀的三角洲

你在弯曲处不改方向

在山脉前沿和黑森林之间奔流不息

你在板岩覆盖的山坡之间流动

唱出一段曲折而深邃的峡谷恋歌


你河畔古堡的历史融入自然

让传统文化血染你的风采

你两岸山坡上布满的葡萄园

代你发布高品位生活的气息

你让两岸的许多支流

通过一系列运河与蓝色的多瑙河

丰满你的形体  充沛你的精力

让我心底流淌你诗性的神韵

 
(涅瓦河上的大桥)


2.涅瓦河,独唱民族安魂曲


让好奇的眼睛滴上几点热血

再用舔血的舌尖翻开俄罗斯帝国历史

我的心撞入“青铜骑士像”的马首

鸣放跳动着的新时代脉博

遥想彼得一世从莫斯科迁都

在圣彼得堡张开双头鹰的嘴

展翅于波罗的海和大西洋

让喂不饱的贪心向海外追逐


涅瓦河两岸的历史遗迹有如贯通水城的流水

冲击我水巷一样的固有文化心理

来到流放反对派和文人到西伯利亚起航的码头

我似乎看到了彼得大帝推行改革路线时绞杀的异己

我在伊萨基辅大教堂与涅瓦河之间

让心在“十二月党人”广场跳起踢踏舞

于是沙皇帝国的骄傲在腾越的骏马上叹息

右脚抬起践踏马后蹄踩着的那条毒蛇

于是普希金有关“青铜骑士”的抒情诗如玉碎满地

头戴桂冠的彼得一世目视前方的眼光

闪烁出所向无敌的风采

改革,在一张白纸上做起

事前将所有的历史和旧势力推倒

一如雕像中那马匹踏死长蛇

当涅瓦河河风吹醒我沉思的头脑时

我不经意地吸纳滴血大教堂的精美和气息

死了的魂灵会在这复活教堂里复活吗?

也许教堂里的祷告和神灵会复活一个民族的灵魂


双头鹰在亚历山大纪念柱的四角展翅欲飞

支撑双头鹰信仰的是柱脚那一组“胜利与历史”的浮雕

而柱顶的青铜天使张开羽翼通往生命之路

我抓一把冬宫里那战争大厅宗教大厅宙斯大厅的语言

让历史的语境和现代人的心语碰撞出雷雨

建筑心灵的凯旋门  让和平鸽自由地穿越


没想到我被十月革命胜地—斯莫尔尼宫收买

红星闪耀在你的头顶哟  然而

不小心巡游至阿芙乐尔号巡洋舰

这里打响的俄国十月革命第一枪仍然虚拟在脑海

曾经被武装的头脑随涅瓦河流向近海和远洋

借助圣彼得堡这个通往欧洲的窗户

我将前苏联那一页又一页历史翻过去

跟随俄罗斯民族的灵魂打开通向欧洲的大门

让七大洲与五大洋来喂饱我们的野心

 

人心也许真的喂不饱

看看女皇叶卡捷琳娜的花园及琥珀宫殿

帝国之魂与贵族之心注满了人类所有的贪欲

而俄罗斯人以一生的热血铸造了二元或矛盾的民族性格

谁来以诗人的利器剖析可爱又善变的俄罗斯脸谱


涅瓦河的河神和芬兰湾的海神护佑着这另类民族魂

 


(涅瓦河上的帆船)

 

3.长江与黄河:我的生命就是这样


大江大河自源头就命中注定

丰水时精神抖擞

瘦身时心志弥坚

长江说,我响动三大源头

雪山和冰川融水叫我头脑清朗

我的血脉连着庞大的雪山群

我的神经通向雪峰的永久雪线

在昆仑山和唐古拉山之间伸展生命

我流动万里志向

每一滴水或追随红日自然蒸发

或倒灌湖泊和支流哺育万物

或奔流到海壮美我精神气质


大江大河流经之处无不神性灵动

风波里性情本色

洪流中气魄惊天

黄河说,我有大美青海作盖头

宽阔的河谷在贵德睁眼放亮

清澈所有来者的心灵

冲刷雨污混流的心路历程

我有黄土高原作摇篮

抚养活火山似的五千年文明

让世人跟我一样放开流量和胆量

带着不老的民族魂与大海交融或对话


 
(作者在武汉长江大桥)


4.长江与黄河:其实我很简单


搭桥,连通我断裂的心脏

心驰跨源三桥

神往长江源头

与沱沱河、楚玛尔河、通天河沟通

注入生命之源的血性和圣洁

长江说:其实我很简单

就像我的名字一样简简单单

我随青藏高原高昂头颅

自唐古拉山主峰拉响万里风波

吸纳千条灵川

串联万座灵山

有如百足之虫

或享龙之美誉

搅动东海龙宫


其实我也一样简单

黄河,跟黄皮肤一样泛黄的大河

源头有我清明的眼睛

我的身躯染上了黄土高原的老黄

流通中华民族的灵魂

交响五千年文明的华章

车过黄河的路人

一泡尿拉不完我黄河流域的时光

更不能淋湿我厚重的精神河床

我或秦腔或豫剧或孟子或孔子

一脉相承地吼到渤海

还带着现代文明的气息和信心

汇入海之魂或洋之蓝

 

(长江与黄河的源头)

 

5.回望三峡


海风携带海涛海潮

灌耳浸心

海岸线上

回望我的大三峡

行者的思想攀岩走壁

在幽深狭窄的水巷

那雨中的西陵峡


雨后的青山  挂着

一条又一条悬泉瀑布

我进入了巫峡

美女峰有灵

神附石林

巫山十二峰各显物语

欠身低首的仙女

干吗凝望江面

楚襄王不在

更有渔夫不归

不需卖弄风情

游人早已不识灵山情趣

慧通云雨哦演变情义


午后斜阳弹跳出去

从夹缝一样的峡谷

快出门了

瞿塘峡又急又凶的江流哟

好无奈呀

船过夔门

恍若地铁列车滑行

又如风行巷道

那峭壁如同门板

支撑空洞洞的独眼

美女舞动长袖

抚弄两岸夹板似的岩壁


苏州姑娘  相伴而行

手指白帝城  放眼朝天门

沈秋芳笑谈山水家园

悠长峡谷胜似江南水巷

一线天放亮一线希望

险滩隐没  山花绽放


而今梦游噢情景别样

三峡大坝蓄水留情

百里水库故意兼容并包

天翻地覆

全新演绎惊奇神话

 

(长江最大的支流汉水)

 

6.汉水


你清明我的心目

在清平湾

深流的静水向前

拐弯处

漩涡纠缠着漩涡

在白云所指的转折点

我想望你发源地的渊面泉涌

银色的沙滩  亮汪汪的河湾

把想望带入整体移动的激流

转身

回流恋彼岸

暗流刷心田

潮流在前沿

自汉水入长江归东海

或飘流或放荡或狂舞

所有的状态在前沿改变



(雅鲁藏布大峡谷)


7.洞河无风 心浪逐天


洞河无风

只见人们在此兴风作浪

地下河连州不连心

洞河无雨

只闻滴水嘀嗒成河

洞内瀑布咬痛万年石钟乳


洞河有形

石头记忆把宇宙精神收尽

灯光故意将人类精神涂鸦

洞河有声

张力无限哟当数地母的叮咛

亿万水滴露露娃娃鱼之心


洞穴暗河

流不尽滋养人心的胡话

找不着深藏世间的真理

地下河呀你逐心浪响天追日

让人类想象的荒谬抓星落地

给生活增添刺激和激动的元素

同样重要哦人间的荒诞与天上的真谛


还有无数的暗河遍布神州

不知疲倦的浮躁人心能否在此归宿

留宿祖国啊我漂泊全球的魂灵

没有一条国际河流能穿越我心

也许只有中国洞河能让我安魂

安魂曲似乎还在远方

我在祖国的水塔青藏高原打探过

在长江黄河还有珠江的入海口谛听过

只有江河湖海让我的心井渍水

在深水里那颗心仍在跳动

向着脚踏实地的洞和异想天开的门

 
(雅鲁藏布大峡谷


8.探访雅鲁藏布大峡谷


伸着天堂梦之手

沿拉萨河问地登天

翻越米拉山口约会神山

神山护着尼洋河

尼洋河护着我的心愿

我向着雅鲁藏布大峡谷靠近


我整个魂跟随目光追踪这河流峡谷

高峰和峡谷相伴起伏我的情思

我成了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恋人

我的恋情顺着这水汽通道飘飘荡荡

我的思想挑战这山体运动和江水冲刷

我的梦想承接这山峰与拐弯峡谷的拉动

一如喜马拉雅山脉的生物在这里混合与交流


我顺着河流穿过海拔六千多米的高山谷底

车过南迦巴瓦峰那个奇特的U字型大拐弯

找寻打开地球历史之门的锁孔

我曾与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交欢

也没披上神秘色彩和大地多彩外衣

更不见植物天然博物馆和生物基因宝库


在这奇特的马蹄形大拐弯

我手持直刺南天的战矛

叫云端的峰岭冰川悬垂

叫雅鲁藏布江在这东喜马拉雅山

从座座雪峰和青青群山中切出笔陡的峡谷

带着我的梦南泻注入印度洋


我在这青藏高原的绿色门户

面向着孟加拉湾和印度洋

唱响国际河流的人类壮歌

心儿随着印度洋的暖湿气流穿越大峡谷

在高山雪线之下

我目击山地齐全的垂直自然带

让风捎来灌丛草甸带、常绿针叶林带和阔叶林带的绿意

让云沾带高山湖泊与河谷季风雨林带的幽静

让性感的热带雨林只在脑中风云际会

我与这大峡谷栖息着的动物为伍

让水獭、云豹、雪豹

还有小熊猫、黑熊、穿山甲、猕猴

更有蓝喉太阳鸟、红嘴相思鸟、黑颈鹤和羚羊

刷新我干涩的眼睛

冲击我死水般的心湖


神的灵穿行在谷底

山头之间变化着神性之光

绿油油或蓝汪汪或黄灿灿

在高原野花的挑逗下

我的野心在激流中回肠荡气



(打响俄国十月革命第一枪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12)


王钻清往期更多文章

点击下面题目进入阅读

【当代诗人】王钻清:远见是远方的门

【当代诗人】王钻清原创:一个人的生命过程(组诗)



(莱茵河德国段)


责任编辑:河汉女   雪儿

总编:木子(相思枫叶丹)

总编微信:tiantian19890902

        1、唯一投稿信箱: 241618280@qq.com 作品+简介+照片+微信号请在邮件主题处注明微信平台原创独家授权”,否则不予受理。谢绝微信、QQ投稿;谢绝抄袭、一稿多投、违法及侵害他人权益内容,文责自负,与本平台无关。

        2、“赞赏”金额少于10元不结算;超过10元,2/3为作者稿费,1/3用于平台运转和发展,无赞赏则无稿费,发表后第四天结算,后续赞赏不再发放,不同意此规则者请勿投稿。稿费红包24小时不领取视为自愿赞助平台。

        3、编辑部有文稿编排、版面设计权利,不负责校阅修改文稿、不提供制作预览。所有文章在新浪博客、新浪微博给予推广。发表20篇以上的作者,可申请制作个人微刊文集。

       4、本期已获授权,转载请联系我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