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pic
当前位置: 首页 > 联盟历史 >砚盒剩半,风致不减

砚盒剩半,风致不减

收藏阁2020-12-02 16:32:35

 收藏阁  ▎热点 •  苏州 •  品鉴 • 资讯 • 视野 • 人文 • 专栏 



过眼集2——左顾右盼



        这些年文人的物事越来越红了,尤其晚晴民国出生的那一辈,仿佛个个是风流倜傥,活色生香。他们深吮了传统文化的乳汁,又在“开眼看世界”的浪潮中纵目四望,广收博取,而且终究逝去的时间不算太长,有着亲友、后辈以及一众膜拜者顺藤摸瓜寻些昔日的记忆线索,写成文字让人谈着论着,真假驳杂倒愈发传奇。 


        无论怎样他们是当得起“文人”这个称号的,不似眼下说起“文人”,竟带了些鄙薄的意思。当然也有人说他们是“大师”,他们也对得起大师这称号,远不似今天不学无术也能耍些手腕运作成大师。


        于是他们的“红”是顺理成章的。于是他们的江湖岁月在图书市场上化作了名人轶事,不着铅华便已经风情万种;于是他们的物件流入了古玩城、拍卖会,自有一干粉丝不惜重金你争我夺。前些年各类大型拍卖会,总看到一些名人砚台,刻着文人铭款,施施然于拍卖会场正襟而坐,几乎无不是昂值成交。此类物件少则罢了,抛头露面过于频繁,便不禁令人生疑。时间长了,大家也就琢磨出这里头的滋味了,分明是高仿的赝品,坑爹的货色啊。


        砚台上的铭文是乱花迷眼,世人不敢遽认,于是又涌现一类拍品,砚台盒子上有名人合作的刻款。大体便是某某绘,某某刻,两个某某都有名,珠联璧合自然令人羡。然而此类雕刻同样让人生疑,名家联手只是这般水准?况且只是几十年时光,包浆不明显似乎也情有可原,“扳不牢错头”。



         某日于苏州一古玩铺见一红木砚盒,盒上阴刻梅竹画面,一只麻雀踩在枝头,画意深浅、浓淡、虚实之变化,尽在刀笔之下,草木有情,风采卓然,真不是俗工可以梦见。从落款看,此盒乃海上名家江寒汀所绘,而刻者尤小云声名稍逊,关于其资料大体只寥寥几句,无非是《民国书画家汇传》中“武进人,山水篆刻深入堂奥”等寥寥数语。


         然而正是这位“小名头”尤小云,将江寒汀这幅画面演绎得如此精妙入微!


        当时这件砚盒多人相中,但在昂贵的价格面前有些迟疑,况且它只是个盒盖,盒底都没有了呢。这件砚盒有幸入了寒舍,后来多位藏友感叹:真是佳品,可惜当初一念之差,没有下手!


         诚然,真正的艺术品,即便残损,也是风姿不减半分,惹人怜爱的。


         后来得见上海博物馆《竹镂文心》一书,见得一个虫具竹筒,乃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朱炳文制作,筒身一件花鸟,只一眼扫去,便联想到那个花鸟砚盒。果不其然,看文字介绍,亦为江寒汀所绘,而刻者乃沪苏竹刻名手盛丙云。



         枝头的鸟儿,一件在左,一件在右,形神俱似,左顾右盼,清雅不俗。想想现在的工艺水准,于雕龙画凤之技总体是超越从前那个时代的,但总是缺了点什么;缺的就是刀笔间的这份文雅韵味,胸怀间的那点书生之气吧。




苏州最具影响力收藏公众号

欢迎关注《收藏阁》

主办:姑苏晚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