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pic
当前位置: 首页 > 联盟历史 >《红楼梦》中最痴情的丫鬟︱薛栋

《红楼梦》中最痴情的丫鬟︱薛栋

大秦文摘2021-11-23 07:47:34

大秦文摘︱原创文学平台致力于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大秦文摘◎中国西部文艺微刊

第148期

编辑︱大秦小编

版式10号视觉




「  《红楼梦》中最痴情的丫鬟是谁 」

文 / 薛栋

说到《红楼梦》里痴情的丫鬟,大家可能会认为是撕扇的晴雯,是识大体的袭人,甚至是撞墙而亡司琪,但是我要说的却是紫鹃。

晴雯、袭人和紫鹃原来都是贾母身边的丫鬟,贾母因为疼孙子孙女,把晴雯和袭人给了贾宝玉,把紫鹃给了林黛玉。

袭人贤惠周到,城府有余,晴雯光明磊落,言语犀利。只有紫鹃,大概是近朱者赤吧,因为跟的是天高云淡的林黛玉,她聪明、忠诚、恬淡、安分,在小说里,你从来不会在任何是非中看到紫鹃的影子。

而她对林黛玉表现出来的那种无私的关爱,真挚的焦虑,莫名的担忧以及细微的照顾,真的让人感动!

可以说,只有她是最理解、最支持林黛玉和贾宝玉的感情的。这个正直而善良的好姑娘在我看来是小说中最痴情的丫鬟。

紫鹃本来是贾母身边的丫鬟,因为林黛玉到贾府的时候随身只有一个小丫鬟名叫雪雁的,还是一团孩子气。老太太不放心,遂把自己身边的鹦哥给了林黛玉,改名紫鹃。

相对于晴雯、袭人、鸳鸯和平儿甚至司琪这些大丫环的“详写”,曹雪芹对于紫鹃几乎是“略写”的。而这样的写法在我看来并不是没有“深意”的。

这说明就在各房的大丫鬟之间相互算计、拉帮结伙的时候,并没有紫鹃的参与,紫鹃和她的主人林黛玉一样是恬淡的,是自守的,是矜持的,是洁身自好的。

而只有在涉及到林黛玉的未来时,紫鹃才会奋不顾身地站出来,为自己可怜的林姑娘出谋划策。但就是这寥寥的两三件事,足以让紫鹃的形象活了起来。

小说第五十七回,写紫鹃为了试探贾宝玉的心,故意骗说林家人要来接林黛玉回苏州,把个贾宝玉唬得魂飞魄散,疯癫痴狂。紫鹃和宝玉说:

“这原是我心里着急,才来试你。”宝玉听了,更又诧异,问道:“你又着什么急?”

紫鹃笑道:“你知道,我并不是林家的人,我也和袭人鸳鸯是一伙的。偏把我给了林姑娘使,偏偏他又和我极好,比他苏州带来的还好十倍,一时一刻,我们两个离不开。我如今心里却愁他倘或要去了,我必要跟了他去的。我是合家在这里,我若不去,辜负了我们素日的情长;若去,又弃了本家。所以我疑惑,故说出这谎话来问你,谁知你就傻闹起来!”

宝玉笑道:“原来是你愁这个,所以你是傻子!从此后再别愁了。我告诉你一句打趸儿的话: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如何?”紫鹃听了,心下暗暗筹画。

却原来,此痴为彼痴也。因为紫鹃对于林黛玉的痴情,所以要成全林黛玉对贾宝玉的痴情。难道,这不是最高境界的痴情吗?

小说里对于袭人的评价是心眼实,伺候老太太时,眼睛里只有老太太,伺候宝玉就只认得宝玉。在我看来,却不尽然。

袭人的“实”还掺杂着许多对于自己未来和利益的谋划。相比之下,紫鹃的“实”恐怕要比袭人的境界高了很多,因为紫鹃为的是那份情,自己与林黛玉的情,林黛玉与贾宝玉的情,而她本人的最大心愿,不过是与他们相守一生不离不弃而已。

在这里,不仅表现出紫鹃对于林黛玉的痴情,也表现出她对于林黛玉和贾宝玉感情的痴情。而也只有在这件事情上,紫鹃非常罕见地“心下暗暗筹划”。

紧接着,在薛姨妈戏称要为林黛玉和贾宝玉向老太太求亲的时候,再来看紫鹃的表现,是何等的欢喜和急切:

紫鹃忙跑来笑道:“姨太太既有这主意,为什么不和老太太说去?”薛姨妈笑道:“这孩子急什么!想必催着姑娘出了阁,你也要早些寻一个小女婿子去了。”紫鹃飞红了脸,笑道:“姨太太真个倚老卖老的。”说着便转身去了。

黛玉先骂:“又与你这蹄子什么相干!”后来见了这样,也笑道:“阿弥陀佛,该该该!也臊了一鼻子灰去了。”薛姨妈母女及婆子丫鬟都笑起来。

曹雪芹在这里要表现的,已经不仅仅是紫鹃的痴了,而是林黛玉和紫鹃姐妹一般的感情。

我平生最佩服曹公的文字,把握拿捏恰到好处,从紫鹃把宝玉唬病时林黛玉对她说的“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到如今林黛玉和紫鹃之间的“阿弥陀佛,该该该!也臊了一鼻子灰去了”的互动,二人之深情已现矣。

试问《红楼梦》之中,大观园之内,有哪位小姐和丫环处到了这种程度,竟似姐妹一般随和自然,怒的自怒,急的自急,哭的自哭,劝的自劝,其间只有相互的情感交流,绝然没有一点主仆之分、尊卑贵贱和敬畏害怕的?

我们见过香菱想学诗而又“不敢十分啰唣”薛宝钗,见过贾宝玉对晴雯撕扇要求的一味纵容,见过平儿和王熙凤相处的恭敬谨慎,见过鸳鸯对老太太的妥当拿捏,见过司琪在祸事来临时对于迎春的无望哀求,但独独没有见过林黛玉和紫鹃的相处中用过一点心计,其间,已经没有主仆之别,等级之差,忌讳之隔,有的只是肝胆相照的赤诚。

宝玉被唬病时,黛玉有的只是急,紫鹃有的也只是急,而没有惧;薛姨妈说要为林黛玉求亲时,黛玉有的是羞,紫鹃有的也只是羞,而没有隔;紫鹃劝林黛玉早作打算时,黛玉有的是无奈,紫鹃有的也是无奈,而没有别。这说明紫鹃和黛玉名为主仆,实为姐妹矣。

而紫鹃对于林黛玉的一片关切和怜惜之情,则可以从以下的话语中表现出来:

“倒不是白嚼蛆,我倒是一片真心为姑娘。替你愁了这几年了,无父母无兄弟,谁是知疼着热的人?趁早儿老太太还明白硬朗的时节,作定了大事要紧。俗语说,‘老健春寒秋后热’,倘或老太太一时有个好歹,那时虽也完事,只怕耽误了时光,还不得趁心如意呢。公子王孙虽多,那一个不是三房五妾,今儿朝东,明儿朝西?要一个天仙来,也不过三夜五夕,也丢在脖子后头了,甚至于为妾为丫头反目成仇的。若娘家有人有势的还好些,若是姑娘这样的人,有老太太一日还好一日,若没了老太太,也只是凭人去欺负了。所以说,拿主意要紧。姑娘是个明白人,岂不闻俗语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

这哪里像一个丫鬟和主子小姐说话,分明是一个姐姐在劝说妹妹呢。一个官宦豪门的丫环和她的小姐,能够处到这样的深情,只怕传说中的红娘也无法比拟,紫鹃,真真是《红楼梦》中最痴情的丫环了。

也因此,我几乎可以肯定,紫鹃是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中并不亚于晴雯和袭人的另一个重要角色,可以想见,当苦命的林黛玉逝去之后,紫鹃终老在林黛玉荒凉的坟墓旁,守护着心中那一个最割舍不下的人,那一份最割舍不下的情。

而这,就是紫鹃的结局,所谓: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  全文完  -



关于作者

薛栋,男,生于1993年,大学本科,中共党员,陕西省延安市洛川县人,延安市洛川县曙光中学语文教师,喜爱安静、 诗词,常常畅游在古代诗句的大海中, 一位追求唯美的教育工作者,创作了大量诗词曲赋 习作常见于省内外各大知名杂志和报纸。




上期精彩文章

岁月深处②:光之事︱田莉 

荠菜花上的歌者⑤关于节︱燕嘉惠

一文钱︱吕泽文

回忆,泪水纷飞︱白雪

10个误传千年的俗语(涨姿势了)



中国.西部文艺微刊

致力于优质的阅读体验

长按二维码关注订阅

编辑:大秦小编版式:10号视觉

声明︱图文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投稿邮箱︱603498426@qq.com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