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pic
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动态 >我们的大家 l 甲午旅大地区清军两次阻击战的考察

我们的大家 l 甲午旅大地区清军两次阻击战的考察

季我努学社2021-10-09 11:44:40

甲午旅大地区清军两次阻击战的考察

关捷

▲大连民族大学教授

摘  要:在120周年前的甲午战争中,日本侵略军第二军从花园口登陆后,向金州、旅顺进犯时,在石门子遭遇徐邦道拱卫军的坚决阻击,;在土城子由徐邦道、姜桂题、,,是清军在旅大地区取得的一次较大胜利。,。


关键词:甲午战争 旅大地区 清军 石门子阻击战 土城子阻击战


1894年10月14日,,倍受鼓舞,。15日,大山岩发布“告示”,、为文明而战,。”[1]行前制定了进军计划[2]。10月24日至11月6日,,随之向金州、大连湾、旅顺口进犯。其间,拱卫军统领总兵徐邦道进行了石门子、土城子两次阻击战,。


在纪念甲午战争120周年之际,有必要对石门子、土城子的战略地位,两次阻击战中日两军的战略部署,战役经过、结果以及经验教训加以研究。

1

石门子阻击战


石门子地区是金州城、大连湾东部之前沿之地。石门子距金州城仅3.5公里之遥,扼金州、貔子窝大道。石门子东南依大黑山,东北与2公里之外百米高的台山相依,构成阻扼敌人正面自东向金州城、大连湾进犯之要路;西北有狍子山,再西有南岗,可阻扼敌人侧翼攻击。可见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


石门子的战略地位与中日两军的战略部署。金州城位于辽东半岛南端,西濒金州湾,东临大连湾。金州城、大连湾是通往旅顺口之第一要害,史称“雄镇”[3],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姚锡光在《东方兵事纪略》一书中描绘金州时说:“其地自金州斜伸入海,形如卷心荷叶卧波,金州角则荷蒂也;从金州向西南,愈趋愈狭,至南关岭而极,中宽不过六里,有若荷茎,为旅顺后路要隘。逾南关岭而西南,则地势渐张,亘西南而东北,作三角形,山海依倚,蹬道回旋,乃天然形胜。”[4]


1894年10月24日开始,日大山岩率3万人于花园口登陆,金州副都统连顺虽得荣安报告,却一筹莫展。金州关系旅顺、大连湾之安危[5],金州若失,则旅顺难守。,力主派分兵出击,“时驻旅顺凡六统领,新旧三十余营,莫之应”[6],徐邦道毅然率部到金州,与连顺商定:连顺所部驻守金州[7],徐邦道拱卫军布置在西起大黑山西北至十三里、南岗的10余里防线上。徐邦道亲临最前线的各山岗观察地形地貌,并派出拱卫军马队前往陈家店、石砬子和廿里堡附近进行侦察巡逻;为加强防御,徐邦道在台山、狍子山上,修筑堡垒和胸墙阵地,以防守金州东路。徐邦道在台山第一堡垒配备克虏伯野炮3门、山炮1门,在第二堡垒安放克虏伯野炮1门、山炮3门[8]。将拱卫军左营布于两山,由营官林志才指挥。还将一营布防于台山东南阁条沟与背荫寨一线,可与台山阵地遥相呼应。


日本第二军的目的是“占领旅顺半岛”(即辽东半岛)[9]。在花园口登陆后,。具体方案如下:第一期,登陆;第二期由临时根据地向金州前进。登陆要旨:分二组于10月24日拂晓,同时开始登陆。、军械、马匹等登陆完毕。实际上,11月2日,,规定了进军的部署。一边侦察、修路;一边由步兵少佐斋藤德明率领的支队,作为侦察先期出发。


清军在阻击战中的英勇博击。11月3日为日本天长节[10]。第一师团长山地元治亲率师团主力,从貔子窝向金州进发。西宽二郎、乃木希典少将所率各军为其前卫。[11]


4日晨630分,师团自王家店出发,行进不足一公里即隐约听到炮声。10公里的衣家店,受到徐邦道右营在夏家沟迎击。清军不断以克虏伯野炮向太子山头上的山地中将及参谋官们轰击。同日下午,(三房身南沟〉岭岗时,清军将其围歼,。,使其先头部队是夜龟缩在刘家后,不敢继续前进。


,“遥见敌(清)军骑兵约五十名,手提黄色军旗,与步兵约二百名一起前来。,清军马上应战。双方激战不久,清军而退。,也是保卫金州的第一个阻击战。


5日午前8时,,从刘家店出发进到关家店后山300米处,徐军舌即炮击。10时乃木少将率所部抵达刘家店与刚败回与斋藤少佐侦察队汇合,夹击韩家屯南山的约50名清军骑兵,清军猛烈射击。,形成对徐军夹击之势。敌众我寡,徐军改用诱敌深入战术,沿韩家屯南岭西撤。当撤至徐军防御阵地狍子山附近时,50名骑兵迅速绕过山弯,,。这时,狍子山的两个次峰,可扼西、北、东三个方向。,他便下令大炮、步枪“自两垒连射,弹丸如雨,第七中队的两名兵士在这里负伤。”[12],与之相应,交战4小时,。战斗持续到下午两点半,,便调第五、六两中队,绕到狍子山西侧十二里台子东大山上,企图侧攻。徐邦道事先已将周鼎臣所带2哨怀字军,连同3门大炮,布置在十三里台南岗,亦形成夹击之势,。


午后3时,、钟家屯、狍子山清军发动进攻。。午后4时重新开战,清军占据优势地形,以天险由高垒俯射,,由低处仰射,本来难易悬殊,又因地利失其宜,遂解除其左侧警戒任务,使之转而进至金州大道与复州大道之间露营。”[13]时已晚8时。,林志才令全营士兵在阵地宿营。此役,,其兵力约为1: 7[14],可见清军取得了相当大的战果。当夜,山地元治下达翌日进攻金州城命令。


6日6时许,斋藤少佐率领其支队两个中队,于台山第一堡垒的右侧销声迂回,越山涉谷,前进到清军的背后,出其不意,进行佯攻。,清守军毫不畏惧,凭借明代之烽火台、山上墙垒,和山炮及一营防军,“殊死作战,连放枪炮,战斗非常激烈。”[15],打退敌人一次次的进攻。炮手牟道良素称骁勇,激战中右腿受伤,血流如注,却不顾包扎,当敌至跟前,大炮失去作用时,便夺枪杀敌。表现出轻伤不下火线,英勇不屈的精神。此刻,右路的徐军从背荫寨的西岭撤下来,加强台山防守。。几次爬上台山向胸墙冲击,被打退后复又麇集上来。最后战至6时40分,徐军因弹药不继,一个个跳出胸墙用刀矛和敌人搏斗。牟道良带伤交锋,连杀数敌,最后倒于血泊中[16]。这次战斗终因寡不敌众,徐军不得不撤退。台山阵地失陷。


,使金州地区人民受到鼓舞。金州民众利用各种办法帮助清军。有的用耕牛和毛驴协助清军往台山上运大炮;有的农民和士兵一起向山上推大炮;有的给阵地上的清军送饭送水。钟家屯西沟的钟振富、钟振祥兄弟冒着生命危险,;金州南街马家炉的铁匠马忠信,带领徒弟和城中的铁匠连夜赶制大砍刀等[17]。造好的大砍刀,一部分送往前线,一部分用来武装城内青壮年。城内10多家烧饼铺,通宵达旦烧制大烧饼,由年轻人肩挑车拉送到石门子前沿阵地。“犒劳正在与敌人搏斗的官兵”[18]。金州人民的爱国热情对徐邦道拱卫军鼓舞很大。

2

土城子阻击战


1894年11月6、7两日,、大连湾后,为向旅顺进犯,不断派出小支部队对旅顺进行侦察。11月15日,。骑兵第一大队长秋山好古率骑兵大队与步兵第三联队的两个中队侦察旅顺地形,在距旅顺15公里的土城子,与清军步兵200人、骑兵50人遭遇。双方发生战斗,清军不支,被迫后退。


11月16、17日,从日本运来的30门攻城炮运抵大连湾[19]。17日,,于当日拂晓杀向旅顺。  


18日晨,秋山好古率搜索骑兵由三十里堡首先出发,西宽二郎率第二路继后。当西宽二郎第二路行至前各镇堡时与第一师团主力会合后,即率所部向旅顺进发。,前卫在后,经营城子、双台沟方向向旅顺进军。上午8时,第一路搜索部队抵达土城子。在土城子一带,秋山发现清军马步200余人已经占领土城子南方高地。与此同时,秋山发现清军兵力还在不断增加。到8时40分时,已增加到五、六百人了。


,。17日,徐邦道与桂字军统领姜桂题、和字军程允和等人率各部清军共计3000余人,往土城子主动出击。


当天下午,清军抵达土城子, “程允和率和字军中路迎敌,在土城子以南许家窑一带高地布防;徐邦道率拱卫军迎敌东路,在曹家村、周家一带布防;姜桂题率桂字军迎敌西路,在韩家村、傅家甸一带布防。”[20]翌日上午8时许,,马上命清军抢占双台沟西南高地。秋山见清军已有准备,正想撤退,却已来不及了。,堂堂正正吹着军号,擎着赤黄色的旗帜”,。清军“展开后人数甚多,从西山步兵约700、骑兵200,从前面步兵约1000多,从左边步兵约500、炮(可能是山炮)5门,骑兵50,各高举旌旗前进,恰如云霞一般”[21],双方激战开始,“炮声如万雷齐鸣,子弹如雨点般地纷飞,硝烟弥漫,笼罩着原野” ,,实在难以形容。”[22]。激战不久,秋山因无力抵挡,,向北逃去。清军紧追不舍,。此时接到秋山的求援报告的丸井正亚少佐带领的日本援军即已赶到。丸井所派步兵第三中队刚至长岭子(双台沟西南约4公里),就被由傅家甸和周家屯两路包抄过来的清军团团围住。丸井见状,又急派第二、第四两个中队增援。双方在长岭子又进行了一场激战。战至中午,。激战中,,因未被救走而“自刎”;“有的兵士,子弹贯穿腹部,犹挥刀作战,在敌人(清军)尚末靠近之瞬间,突然割断自己的喉咙死去。”[23]战至中午11时以后,。清军紧追不舍,一直追到双台沟始止[24]


土城子阻击战,,清军在石门子阻击进犯之敌后取得的一次较大胜利。,打伤步兵中尉三谷仲之助、骑兵大尉浅川敏靖以下32人,死伤共计44人,另有两人死伤不明[25]。清军伤亡不详。,。

3

清军两次阻击战的几点思考


1894年11月4日至6日,,11月18日土城子阻击战,。石门子之战惟徐邦道统帅的拱卫军5营、怀字军2哨,携带10门山野炮在狍子山、,经过艰苦战争,双方互有损失后,因清军弹药不继,众寡悬殊,撤出阵地。土城子阻击战参与的清军,除徐邦道拱卫军外,还有姜桂题、程允和等部等计5000人,毙伤敌40余人,。从两次阻击战中可以总结出许多经验教训。


第一,两次阻击战,与统帅徐邦道等将领的坚决抗敌的民族气节和调度有方是分不开的。甲午战争爆发后,原驻旅顺守将宋庆率军赴防九连城,旅顺防务空虚,李鸿章派姜桂题守旅顺,徐邦道协助。徐邦道抵旅大之际,正值金州形势紧急之时。,,援兵无望情况下,不顾自己兵单势弱,毅然率拱卫军进至金州。在石门子阻击战中,徐邦道灵活调动所属部队,并发挥从赵怀业那里请援来的两哨人马的作用,派往十三里台阵地,扼守金州北路。阻击战打响后,徐邦道采用阻击与进攻,阵地战与肉搏战相结合的战略战术。令台山、,,。土城子阻击战,徐邦道与诸将合力,。


第二,清军备战和阻击战进行中,由于徐邦道率部英勇抗日,得到金州地区人民的声援。农民帮助清军修筑堡垒和胸墙,拉炮送弹药,送饭送水,抢救伤员,协助清军撤退等[26]。,群众拒绝带路,。


第三,石门子阻击战的清军数量少,武器弹药不足,且质量差是不能取得完胜的重要原因。,而且拱卫军大部分为新募编练而成,士兵缺乏训练和实战演习,战斗力不强。清军的武器陈旧,甚至士兵手中只有刀、矛、剑等冷兵器。枪炮的弹药也不足,,也只得退往金州城。土城子阻击战,清军以优势兵力,,。


第四,阻击战的目的是阻止敌人的进攻、增援或逃跑,以确保主力歼灭敌人,掩护主力展开或转移。石门子阻击战,、大连湾,进而攻占要塞旅顺口之重任。因徐邦道请求朝廷和盛京将军的军事声援而不可得,辽南其他清军又不肯支援而受挫。却置之不理。徐邦道在土城子作战,后勤工作极差,连吃饭还得赶回旅顺,既浪费时间,又易丧失作战时机。


第五,将士的战斗意志高低,直接关系到阻击战的成败或阻扼敌人时间的长短。石门子阻击战时,由于徐邦道抗日意志高昂,极大地鼓舞了官兵的抗敌斗志和当地群众支援清军的行动。传送信件,宁死不屈撞石墙而亡。土城子战斗时,清军将领意志高昂,士兵奋勇杀敌,取得胜利。


事实证明,如果清军指挥有素,配合得当,敢于面敌,善于抵抗,,甚或最终彻底战胜日本侵略者。但由于清廷的腐败,军队缺乏统一意志,战斗力低下,有的一触即溃。虽有石门子的阻击,最终挽救不了金州的失陷;虽有土城子之战的局部胜利,也无法改变旅顺的沦陷,全局失败命运最终不可避免。


参考文献

[1][日] 亀井兹明:《日清戦争従軍写真帖—伯爵亀井兹明の日記》,柏書房1992年版,第55~56頁。

[2]《日方记载的中日战争资料》,《中日战争》丛刊续编,第7册,中华书局1996年版,第533~536页。

[3]《日清战争实记选译·金旅之役》,《中日战争》丛刊续编,第8册,中华书局1994年版,第105~106页。

[4]姚锡光:《东方兵事纪略》,《中日战争》丛刊,第1册,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34页。

[5]关捷主编《中日甲午战争全史》,第二卷上,吉林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712页。

[6]姚锡光:《东方兵事纪略》,《中日战争》丛刊,第1册,第37页。

[7]据日方材料所载,时城内的清军“约一千四、五百名”, 见《日清战争实记选译·金旅之役》,《中日战争》丛刊续编,第8册,第117页。

[8]《日清战争实记选译·金旅之役》,《中日战争》丛刊续编,第8册,第109页。

[9]《大本营致第一军司令官训令》,《中日战争》丛刊续编,第7册,第530页。

[11]《日清战争实记选译·金旅之役》,《中日战争》丛刊续编,第8册,第106页。

[12]《日清战争实记选译·金旅之役》,《中日战争》丛刊续编,第8册,第108页。

[13]《日清战争实记选译·金旅之役》,《中日战争》丛刊续编,第8册,第108页。

,混合联队约5000人。钟有江称石门子中日兵力为1:10,见《甲午战争在金州》,《大连文史资科》第四辑,,1988年版,第19页。

[15]《日清战争实记选译·金旅之役》,《中日战争》丛刊续编,第8册,第109页。

[16]孙宝田:《旅大文献征存》,大连出版社2008年版,第85页。

[17]张本义等主编《甲午旅大文献》,大连出版社1998年版,第69页。

[18]薛天忠主编《全县志》,大连出版社1989年版,第584~585页。

[19][日] 亀井兹明:《日清戦争従軍写真帖—伯爵亀井兹明の日記》,柏書房1992年版,第135~136頁所载30门攻城炮中,“15厘米臼炮8门,12厘米加农炮4门,9厘米臼炮12门,9厘米加农炮6门”。

[20]潘茂忠等:《甲午旅顺土城子阻击战》,《大连文史资料》,第4辑,第33页。

[21][日] 亀井兹明:《日清戦争従軍写真帖—伯爵亀井兹明の日記》,第138頁。

[22]《日清战争实记选译·金旅之役》,《中日战争》丛刊续编,第8册,柏書房1992年版,第136—137页。

[23]《日清战争实记选译·金旅之役》,《中日战争》丛刊续编,第8册,第122页。

[24]关于清军追击情况,龟井兹明在日记中有如下记载:,清军“敲鼓鸣锣高举大旗追来,可是我军停,他们也停;我军进,他们就退,得到了甚为安全的退却。如果他们也象我军一样穷追不舍决一死战,那么今日之战,我营将损失大半也未可知。”([日]亀井兹明:《日清戦争従軍写真帖—伯爵亀井兹明の日記》,柏書房1992年版,第141頁。)

:,当场死亡军官1名,下士卒11名,死伤不明者两名。上述负伤军官为骑兵一营连长大尉浅川敏靖(右前胸贯通枪伤)、步兵三团中尉三谷仲之助(右肩擦过枪伤)二人,又战死军官为步兵三团中尉中万德二氏。”( [日] 亀井兹明:《日清戦争従軍写真帖—伯爵亀井兹明の日記》,柏書房1992年版,第142頁)。另据川崎记载,,伤38人,合计49人。(《日清战争实记选译》,《中日战争》丛刊续编,第8册,第138页。)孙克复、关捷的《甲午中日陆战史》第223页作“死伤合计四十六人”。戚其章《甲午战争史》第228页作“共死十二人,伤四十三人,合计五十五人”。《向野坚一从军日记》记载:,第6册,第214页)。

[26]《金州博物馆藏曹肇鹏时1971年调查笔录原件》,张本义等主编《甲午旅大文献》版,第66页。


注:因排版所限,文中的图片已省略

栏目主持人:杨莉,南京大学历史学院中国史2016级硕士研究生

编辑:袁航,苏州科技大学人文学院专门史2013级硕士研究生


更多最新动态